蔷薇柠檬

本马达 l 不拆不逆

【张晋同人】【角色衍生】The Club①

现代AU,背景是一个完全架空的亚洲国际大都市。张晋饰演过的所有角色都有可能出场。

脑洞巨大,CP混乱,雷点低的同学慎入

挖坑不管埋,慎入慎入慎入

(划重点:作者受控洁癖,请不要跟我交流水仙、互攻、苏晋的脑洞……感恩……)

 

Chapter 1:小五①

 

这座都市真正活过来,是从夜幕降临开始。

从半山往下望,依傍着港口的巨型都市宛如镶嵌了无数的钻石。光华璀璨,灯光一直延绵到海面,淡入天幕,与群星交汇成一片。

当车水马龙的的商业街,渐渐散去人群,那些隐藏在主流之外的支脉才苏醒过来,缓慢搏动。

红灯区,不夜城中的不夜城。

电影院、酒吧、夜总会、桑拿店、情人旅馆,一面面红粉绯绯的招牌仿佛瞬间集体点亮。莺莺燕燕们穿梭其中,自然也间杂着大量的游人与寻欢客。

大家都不过是来找开心。

在招牌林立的红街上,男公关俱乐部“The Club”的灯牌并不算太亮眼,连店名都特意起得平平无奇。但这家店在业界的口碑却很好,回头客之多,也常常是同行羡慕嫉妒恨的对象。

*

还没到上班时间,“The Club”大门上仍挂着“Close”的牌子。托马斯推门进来的时候,正遇上店长在和新人男公关谈话。

“嗨店长~”

作为本店的头牌男公关,托马斯向来笑脸迎人,虽然这并不妨碍他偶尔会对抠门客人偷偷翻白眼。

店长高晋侧过头,微微颔首算是打过招呼,依然专注地对新人训话。

托马斯吐吐舌头往更衣室走,仍是好奇地回头偷瞄那个脸木木的新人。记得他花名叫小五?

至于大名,呵,干他们这行的,谁会带大名出来混。

“托马斯。”

他正对着镜子打理他已经完全不需要打理的完美发型——这可是他刚在相熟发型师那儿吹好的头发,忽然看到店长带着新人小五走过来。

“今晚你带带他。”高晋冷峻的面孔上透着几丝不满,当然不是冲着他的摇钱树托马斯。“他指名太少了。”

名叫小五的男孩子半垂着头,面上一片漠然,并没有因为店长的指责而羞愧。在男公关俱乐部,指名太少的男公关是无法生存的,但这位刚入行的新人显然还没领略到这行的残酷之处。

*

新客人初到俱乐部来,一般先从名册里或者经人指点,挑选几位男公关来自我介绍。介绍完之后,客人会从中选择一个最喜欢的作为指名。

绝大多数俱乐部都是永久指名制,客人以后来这家店,只有指名的男公关可以坐在她身边。其他不是指名的男公关,来陪人聊天也只能坐对面,也不能有任何的肢体接触——所以初次见面就抓住客人的指名非常重要。

而这个新人,据说目前根本就没几个永久指名。或者指名过他的那些客人,也没有哪个成为回头客的。业绩可以说相当凄惨了。

“没问题店长大人!”

托马斯笑嘻嘻地搂着高晋的肩膀撒娇,店长可不吃他这套,随手一拍就把搭上来的胳膊拍开。

好吧,他们的店长是座冰山。然而无论是男女客人都爱死他了,私下都议论他是“红街最适合穿西装的漂亮男人”。可惜他们不管多想指名店长也没机会了,店长只是店长,不兼职男公关。

据说店长以前也是业界名人,捞够了上岸才开了这家店。能在鱼龙混杂的红街开这种店,背后没人怎么可能?托马斯隐约听人提起过,店长的“那个人”似乎是叫“洪先生”,但并没有人敢真正深究店长的八卦。

好遗憾啊,托马斯把思绪从店长身上收回来,双手抱胸打量着新人小五。

*

“你的头发怎么回事。”

托马斯皱了皱他精心修剪的眉毛。既然不是讨好客人,托马斯也就不客气了:“店里应该有先赊你置装费吧?你每天没有先去发廊做好发型再来?”

看他穿衣品味不差,气质嘛,也像是富养出来的小公子。估计是家道中落才沦落红街来捞生活?难怪还带着不情不愿,哪个客人愿意伺候这种少爷,大家都是来被人伺候的。

托马斯对小五的身世一点兴趣都没有。这街上谁没有一肚子苦水一脑门官司,跟客人倾诉的时候可以红着眼博同情,对同行?不必了。

上下挑剔了一轮小五的发型打扮,又勉为其难地指点了他一些自我介绍时抓住客人眼球的诀窍。小五闷头听着嗯嗯嗯,托马斯的白眼简直要翻到天上去。这都什么闷罐子啊,我们是出来卖笑的哎!男公关哎!再这样下去,店长肯定不会再留他了。

算了,留不留关自己屁事?哼。

*

“托马斯!Cici小姐来了!”

“好的。”

托马斯迅速扑到镜前补了点唇膏,又左顾右盼检查了一下衣服,确保自己“不经意”地解开几颗黑衬衫扣子的打扮慵懒又时尚,才不徐不疾地往外走。

Cici小姐是托马斯的ace,一位能为他一掷千金的女豪客。ace的指的是来店来的最勤快花钱花的最多的客人。她们已经不能用普通的“客人”来概括,应该说是男公关们的金主才对。没有这些金主,男公关是无法在这行长期立足的。

也有少部分的金主不是女客,而是一些喜欢漂亮男孩的中年男人。店长不会强迫他们去作陪,但来者是客,陪老男人喝喝酒这种工作,大部分男公关也不抗拒。

更多的工作内容嘛……就不属于店内消费了。必须你情我愿自己沟通。

今晚Cici小姐格外高兴,被托马斯哄得开了个香槟塔,整座俱乐部的男公关都围着她叫“公主大人万岁”。托马斯趁隙看了眼人群中的小五,不是吧,这家伙,在集体起哄的时候都板着脸?

估计今晚还是没被人指名!要不要这么苦大仇深啊小弟?

*

叹气。看在店长的份上,再关照他一次,托马斯无奈地把小五拉到店外后巷里。

“你!”

托马斯没好气地摇摇头,点起一支烟。“笑得甜一点,很难吗?啊?开香槟塔的时候要抢着敬酒OK?今晚Cici小姐带来的几个姐妹都指名了别人,你连一个指名都捞不到,还想不想开工了?”

“对不起。”

小五仍是头低低的,眼眶却有些泛红。托马斯揉揉太阳穴,瞥见他垂下的两手紧握成拳。这孩子。连头发丝都写着“满腹心事”。

“嗐,放轻松。”

托马斯吐出几口烟,懒懒地靠在后巷墙上:“赔笑而已。又不是逼你去卖。”

话难听,理不糙。他真是为新人好。

“嗯……”

小五感觉到托马斯并不像表面上那样刻薄,正想说些什么,突然听到巷口有人喊:“伍盛!”

他浑身一震,往灯火明亮处望去。

颀长的身影逆光奔跑而来,三两步就跑到小五身边,抓住他的胳膊:“伍盛!原来你在这里!”

“放开。”

小五用力把那人手甩掉。托马斯好奇地停了烟,发现对方也是个年轻男人,年纪好像比小五还小些。唔,脸倒是不错,高大英朗,很适合来店里上班……看打扮谈吐,很像红街上逡巡游荡的那些黑道痞子。只是长得比他们都英俊得多。

“伍盛,你干嘛搬家了一点消息都没有,”年轻人急道:“我找你好些天了。”

“我爸爸已经被你们害死了。”

小五咬着唇,忽而又冷笑起来:“阿飞,你在我面前装什么好人?黑虎帮做的事,你没份?”

“我……”

阿飞语塞,小五转头进了俱乐部后面,丢下一句:“祝你飞黄腾达,飞哥。”

托马斯眨眨眼,也跟着进去了,顺手把后门关上。

关门前他看了眼那年轻人。

阿飞怔怔站在原地,欲言又止,终究是没再开口。只是烦躁地揪着自己的头发,几缕叹息从被关上的门缝里透进来。


冰山美人店长高晋


头牌男公关,交际花托马斯


小痞子阿飞和小少爷小五

评论(13)
热度(10)

© 蔷薇柠檬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