蔷薇柠檬

本马达 l 不拆不逆

【本马达】抱歉,Affleck先生①

白发Ben×幼齿呆
(就是想吃大年龄差的糖爹年上梗!幼呆太美味了!)
rps与真人完全无关
1.
大学时,同学luke到Matt宿舍里问功课,指着书架惊奇地感叹,原来你也爱看哈利波特?
Matt只是笑。luke说,我还以为你永远只会抱着法律书啃,毕竟连假日都看你往图书馆跑,从不回家。
Matt心想,那是因为我已经没有家了。
意外总是比明天先来。那年他兴冲冲地去参加中学夏令营,经营一盘小生意的父母难得过二人世界,于是自驾出行N度蜜月。
公路上出了意外,Matt一夜之间成了孤儿。
生意人的遗产清算起来麻烦又费时,牵扯到的货商与三角债太多,Matt暂时什么都得不到。
混乱中,少年被亲戚们踢皮球似的踢到舅母家寄宿。
舅母有五个儿女,大大小小跑满一屋子,吃饭时的尖叫声可以震翻屋顶。Matt小心翼翼端着他分到的那份面包与麦片坐在角落里吃。
也许每个曾经寄人篱下的少年都觉得自己像哈利波特。
舅母是个腰身粗圆的家庭主妇,嗓门比她的腰还粗,每每当着Matt的面抱怨:“见鬼!我已经够烦了,还得多做一份家务!这个月牛奶又涨价了!”
明明白白把对Matt的嫌弃写在脸上。事实上呢,Matt已经很懂事,自觉帮舅母收拾房子,洗衣刷碗,没事决不离开自己暂居的储物间。可舅母依然装看不到。
舅舅很少在家。有天他喝得半醉看球回来,Matt鼓起勇气向他要学费。
曾接受过姐姐姐夫不知多少帮助馈赠的舅舅,嘟囔着掏出几张皱巴巴的钞票,一边说,你怎么还要读书。我十六岁就工作了。
可我才十四岁,Matt咬着下唇,把眼泪忍回去。
“Affleck先生说,他已经先拨一笔钱给你们让我支付学费……”
Affleck先生是位很有名望的律师,也是Matt父亲生前的好友,他正在帮Matt处理父母的遗产。
谁知舅舅听了他这话,暴跳如雷:“你是说我贪了你那份学费?”
不住叫他滚出去,叫得声震屋宇。舅母双手搭在围裙上冷笑,她生的小儿子呼啸着上来踢表兄的腿,奶声奶气地助阵:“滚出去!滚出去!”
Matt一言不发,转头回房收拾了少之又少的行李,夺门而出。
门外正在下雨,而身后舅舅的骂声仍不绝于耳。
Ben接到电话赶过去时,少年正被困在街头公共电话亭里,身上衣物湿了大半,冷得瑟瑟发抖。
一双蓝眼睛也湿漉漉的,仰视着他:“抱歉,Afflleck先生。我不知道还能向谁求助。”
高大的中年人面无表情,脱下大衣罩在少年身上。“先上车。”
Matt提着寒酸的行李,紧紧拉着尼子大衣的衣襟,上了Affleck先生的黑色大车。司机缓缓启动车子,Affleck先生陪他坐在后排,从小格子里拿出一瓶白兰地。
“喝点酒暖一暖。”
“可是我……”Matt惊呆了,身为律师的Affleck先生竟然敢让他这个未成年人喝酒?
“没关系。”
车厢温暖,与外面的风雨完全隔绝开来。少年捧着酒瓶,抬眼看着半身隐藏在昏暗光线里的男人。不知为何,Affleck先生让他觉得,比任何人都可靠。
他还披着男人的厚大衣。鼻端隐约闻到被雨水冲淡的,古龙水的气味。
Matt拔开瓶塞,一仰头,辛辣的酒液从喉管滑向胃袋。片刻后,身上果然从内而外暖起来。
这是少年第一次喝酒。
之后的人生里,还有无数个“第一次”,是由Affleck先生为他带来的。

(手机码字真累,写一点算一点,自娱自乐……)

下一章

评论(6)
热度(57)

© 蔷薇柠檬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