蔷薇柠檬

本马达 l 不拆不逆

【本马达】抱歉,Affleck先生③

白发本×幼齿呆
rps与真人完全无关

上一章

3.

让Ben中断工作赶回来的原因是,Matt在学校打架了。

律师赶到学校时已近黄昏。他走进通向校长室的走廊,看到被他临时监护的少年正坐在办公室外长凳上等他。

脸上脖子上都涂了好几处棕黄的碘伏,两手包着纱布,可见很是吃了些苦头。

“抱歉,Affleck先生。”

少年低着头起立。Ben面沉如水,没有责问他,点点头进了校长室。

耐心听校长和老师说完原委,他向学校保证会好好教育孩子,便将Matt领了回去。

“为什么突然打人?”

两人并排坐在汽车后座上许久,Ben突然打破沉默。

刚才老师只说了Matt在高中校际篮球赛上和其他学校校队成员互殴,而且是他先挑衅动手,并没有说具体原因。Ben相信Matt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孩子。

“那是我表兄。”

Matt把视线从窗外转向他的监护人。Ben挑了挑眉,等待下文。

是他的表兄,舅舅舅母的宝贝大儿子,和他同级。Matt从舅母家搬走后没和他碰过面。

其实Matt也并不打算和亲戚相认,他们没有那么深厚的感情。恰恰相反,Matt可记得他在舅母家那些日子里,表兄如何轻蔑他,管他叫“来咱家吃白饭的小子”。谁教的?自然是舅母。

然而表兄似乎很关注他,尤其像是对他脚上那双昂贵的新款篮球鞋十分嫉妒,非要找机会踩一脚,撞他两下。Matt皱着眉头避开,他向来靠技术取胜,还真不想和这种大胖子硬碰硬。可在中场休息时,Matt看到对面表兄拉着他那队球员对这边挤眉弄眼,故意扬声说他的八卦。

“……那家伙以前在我家寄宿的时候可寒酸了……”

“还不是因为对中年阔佬摇屁股……”

那边的队员霎时哄笑不止,还有人对Matt吹口哨,青春期的孩子残忍起来不可思议。

Matt直接一个篮球砸到表兄头上,没等人反扑,就骑在那胖子身上狠狠把拳头砸下去。

顿时,来帮忙的,想劝架的,队员和观众,学生与老师,乱成一团。

当Matt被人拉开时身上早挂了彩,不过Matt告诉Ben:“那肥猪伤得比我重。我可不会让他好过。”

他半点没隐瞒,把表兄恶毒的言论一个字一个字重复给Ben听。

Ben没想到事情是这样,抬手揉着眉心,企图遮挡他难得的尴尬表情。

外头的零星流言,他不是没听到。所以他尽量不和Matt一起在人前出现,也尽量少在家里住,但是流言依然挡不住。

他有些怀疑Matt是否完全懂得他表兄那些话的内涵,少年纯真的表情在复述时丝毫未变,一脸天真。但当Ben与他对视时,Matt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,轻轻点头:“是的,Affleck先生,我很明白他这样说是什么意思。”

……更尴尬了。Ben不禁轻咳两声,才开口接话:“那你认为我该怎么处理呢?如果你觉得困扰……”

“Affleck先生,您想赶我走吗?”

少年本来平静的表情骤然变色,蓝眼睛顷刻间蒙上一层水雾:“因为收留我让您的名誉受损?”

“不,不是。”

Ben立刻否认。“名誉”这种东西对他而言无关紧要,以他在业界的地位与财势,谁都不敢在他面前嚼这种舌根。闲杂人等只会选择伤害弱者。

他只是担心Matt。

少年的情绪并未因为Ben的否认而好转。他坐开了一点,紧靠着车门,把脸贴在车窗玻璃上。Ben用眼角的余光扫过去,隐约看到玻璃上沾了薄薄的水汽。

Matt在哭。

中年人想安慰他,最后却还是忍住,扭头看向另一边的车窗。

晚上,Matt去敲Ben的房门。自他入住以后,他还没这么唐突过。

敲了好几声,房门才打开。Matt刚想和他的监护人打招呼,忽然愣住。

Ben正抓着一条雪白毛巾擦拭头发,全身仅在下半草草围着浴巾。细小的水珠沿着他肌肉分明的胸腹曲线往下流动,Matt竟头一次发现高大的男人身上的体毛很重——这景象隐隐对他造成了难以言说的冲击,他慌忙道歉:“我不知道您正在洗澡……”

“进来再说。”

男人甩开毛巾,声音大概因为泡澡的缘故,有些低哑。

Matt跟在他身后走进去,视线平直停留在那身同样遒劲结实的背肌上。

宛如希腊神袛雕像般完美的雄性躯体。和自己完全不同的,充满男性荷尔蒙的雄性躯体。

他没见过这样的Affleck先生。

无论是以前在父亲公司里偶然遇到,还是共同生活后的相处中,Matt印象里的Ben总是衣冠楚楚,风度翩翩。近年来,中年人鬓角也随着岁月增长染上些许斑白,但精心打理过的浓发,被这几丝星霜点缀得更加富有成熟的魅力。不管什么时候,Matt所见到的他,总是那样完美。

可是此刻,中年人卸下了所有在上流社会所必须的铠甲,却让Matt感觉……这样的Affleck先生,好像更有攻击力了……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想。

“怎么了,Matt?”

Ben让他进来后又进浴室去换了件浴袍,把湿发稍微向后梳理下,才招呼他过来谈话。

他们坐在房间一角的沙发区,少年局促地把两手按在膝头:“Affleck先生……”

“嗯?”

“不要……”吧嗒一声,眼泪滴落在手背:“不要把我赶出去……”

他轻轻抽泣着,声音软软糯糯地像一团软糖:“我已经无处可去了……”

“Matt。我从没说过要让你走。”

Ben情不自禁拍拍他的肩膀:“我说过,只要你愿意,你可以一直住下去。”

“真的吗!”

少年破涕为笑,反手将Ben拍打他肩膀的手握住:“您不会赶我走?”

Ben低头凝视那只手。

Matt的手和他的身材比例一致。比Ben骨节分明的大手短一些,手指头肉肉的,指甲是健康的淡粉色。握在掌心又热又软。

他心头微微悸动,慢慢将自己的手抽出来,去摸茶几下的打火机。

点一支烟,隔着烟雾打量对面的男孩。他应该很害怕吧,自己今天不该说那些话。这孩子本来就缺乏安全感,Ben觉得自己有责任让他快活起来。

“总之,你安心住着。如果在学校里不开心,我可以给你转校。”他含蓄地告诉Matt,如果再有人用流言伤害他,自己会给他换更好的环境。

“不用啦,反正那家伙也不是我们学校的。我们老师同学都对我很好啊。”

Matt摇摇头。

“因为你是个乖孩子。”Ben温柔地说。

“我才不是个乖孩子。”Matt忽然笑了,扬了扬右拳,那上头还裹着纱布。“小时候,邻居们的孩子都怕我,我打架可厉害了。”

“……我知道,你父亲以前提过,他都后悔送你去学跆拳道了。”Ben站起来,掐灭烟头:“但现在,我需要你当个乖孩子。听话,回去好好睡一觉,OK?”

“好的!”

Matt也跟着起身告辞。正当Ben目送他推开门离开时,Matt又突然回头:“那个,Affleck先生?”

“什么?”

“今天打扰您工作很抱歉。”少年一脸歉然:“可是,学校执意要通知监护人……我知道您很忙,很多时候学校要找监护人来沟通,我都尽量推掉的。今天是没办法。”

“啊。应该的。”Ben只想让他快些回房。他并不想在这种情况下和Matt独处——他对自己的自制力并不是那么有信心……太晚了。“乖,回去吧,以后学校有事尽管找我。”

都怪自己在家太少,对Matt关心不够,他自责地想。

Matt回到自己的房间,长出一口气。

过了片刻,他才抓抓头,准备去洗个澡睡个好觉。手上的纱布一层层拆开,露出几乎没受什么伤的双手。他翻转手掌打量了下自己的手,站到淋浴头下,将那些碘伏冲掉。

“唔。还是得涂上去。”

洗浴完,少年对着镜子看了会儿,又拿出一瓶碘伏,继续给自己的伤口涂上夸张的伪装。看起来够惨了吧?唉唉,手上还得缠一阵纱布呢。

今天还真得感谢那个愚蠢的表兄。

躺在床上,Matt拉过被子,藏在被下的小脸露出狡黠的笑容。

Affleck先生以后应该会出差少一点了吧?希望。

(这只小肥羊呆呆并不单纯……)

下一章

评论(14)
热度(48)

© 蔷薇柠檬 | Powered by LOFTER